媒体聚焦

 羊城晚报:桥面铺装参与团队负责人杨东来:把港珠澳大桥当成艺术品来雕琢

2016-05-04 10:01:22点击量:2621

 新时代工匠精神 2

桥面铺装参与团队负责人杨东来:

把港珠澳大桥当成艺术品来雕琢

 

 

 

广东长大公路工程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杨东来 羊城晚报记者 汤铭明 摄

 

   

    他就像老中医一样,懂得望闻问切,刚铺的路面哪里有问题,他一眼就能看出来。

    他的脚就像水平仪一样,路面差一公分甚至几毫米,他踩在上面就能感觉出来。

    他的微信名和网名是同样的两个字“专注”。

    他带领的桥面铺装团队,两年在实验室中用掉了500吨混合料,只为找到最适合港珠澳大桥的沥青混合料配比。

    作为广东长大公路工程有限公司的副总工程师,杨东来带领团队参与了港珠澳大桥桥面铺装国家科技支撑计划课题,研究成果得到了国家科技部和交通部的高度评价。

    杨东来一直对自己的团队说:“一定要把港珠澳大桥当成艺术品一样来雕琢!”

        羊城晚报记者 李国辉

 

    使用寿命15年的挑战

    过去20多年来,国内桥梁引进国外先进铺装技术,但无论是英国的浇筑式沥青混凝土还是美国的双层环氧沥青混凝土技术,在国内应用中,均出现了缺陷,问题日益突出。广东高温多雨,湿度高达87%以上,夏天桥面最高温度达到60摄氏度以上,这对于沥青混凝土的寿命而言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在此之前,钢桥面铺装沥青混凝土寿命最长的是虎门大桥,但到现在也还只有8年左右的时间,而港珠澳大桥的设计要求是15年。

    港珠澳大桥的铺装工程能否成功直接影响着工程的成败,而铺装的成功取决于其技术方案的抉择。

    港珠澳大桥管理局最终决定采用“4cmSMA+3cm厚浇注式沥青混凝土”组合铺装结构体系的钢桥面铺装设计方案。这是首次在国内提出了“GMA浇注式沥青”新技术。但是,配方呢?

    杨东来带领技术团队蹲在珠澳口岸人工岛的试验室中,两年用掉了近百吨沥青,混和料共计达500多吨。如果按照港珠澳大桥的钢桥面铺装设计,实验室的用料就至少可以铺设240米的桥面。

    为了解决浇筑式沥青容易产生大量气泡鼓包等一系列的问题,杨东来的团队对33种不同材料的组合在试验路上进行了试验,在世界上首次提出了新的评价标准和评价方法。

    通过日复一日的枯燥试验,他们创新出了全新的施工工艺,以应对即将到来的港珠澳大桥桥面施工。

    “如果完全按照英国的铺装工艺,港珠澳大桥那么长的桥面施工,需要花两年时间,现在我们只要一年,确切地说,有效的施工期只需153天!”杨东来说,他很有信心,港珠澳大桥钢桥面的铺装寿命,肯定可以达到设计标准15年。

    51岁的杨东来20多年来一直奋战在施工工地上。八年前,他开始负责钢桥面铺装的项目,按说“别人怎么干我就怎么干”也行,但有一股力量推动着杨东来不断创新,追求“最佳”。八年来,在每一个新的铺装工程中,他都没有采用相同的工艺施工,每一次的工艺都在改进。

 

    工匠精神就是专注和创新

    杨东来很潮,懂得用最潮流的App。在杨东来的手机里,有一个集拍照、文字、滤镜于一体的拍照软件。

    每次来到人工岛的铺装工地上,杨东来都要一遍一遍走在正在施工的路面上,仔细观察着每一米的路面情况。发现问题,他立刻用拍照软件拍下来,配上图片说明。他说,有了这些东西,在给团队成员开会时,就能够形象地表达出来。

    一次,试铺的路面让人不满意,杨东来让所有负责人集中开会,每道工序的人都进行自我反思,会议一直开到晚上11点多才结束。

    在团队同事的眼中,杨东来的脚就像水平仪一样,差个一公分几毫米,他踩上去就能感觉到。

    杨东来对此也很得意:“我昨天一走过去,就对工人说,你这个路铺得不平,我能感觉出来。我说你把尺子拿来,一量,差距一公分,这是碾压工艺出了问题。”

    张顺先博士跟杨东来合作多年,在他的印象中,杨东来就像一个老中医,懂得望闻问切,刚铺的路面哪里有问题,他一眼就能看出来。

    “在他的身上有一种工匠精神,执着、专注,必须要把每一个细节做到最好。”张顺先说,杨东来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要把港珠澳大桥当成人生中的一件艺术品来雕琢。”

 

 

返回上层